主页 > 通讯发明 >我能不能只爱你的灵魂──《丹麦女孩》 >

我能不能只爱你的灵魂──《丹麦女孩》

我能不能只爱你的灵魂──《丹麦女孩》

元旦假期收假前,知名音乐人郑宜农一篇被许多媒体解读为出柜的脸书贴文,引爆了网路上各方论战。这一次的笔战,在我看来,比单纯讨论「同性恋是否有罪」或者「同志能不能结婚」更有意思得多,老实说,我早被什幺什幺盟的打坏胃口,看到以上那种基本问题,已经完全想放弃沟通——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要讨论世界地理,至少要彼此都有「地球是圆的」的这种共识吧?

郑宜农宣告与交往七年、结婚两年的灭火器主唱杨大正结束情人关係,我的脸书朋友圈里有许多转贴祝福,也有不解「结婚前干嘛不想清楚」、「浪费人家九年才出柜有什幺好祝福的」这种论点。我不清楚他们这九年间究竟对此做了多少努力,而杨大正什幺时候才知道、或者约略知道郑宜农的性向,觉得这些批评似乎都先预设了「欺骗」的基本立场,可是这又恰好违背了郑宜农公开出柜的这个(至少看起来)完全坦诚,而且完全可以不必那幺坦诚的举动。

「我做错什幺事了吗?」莉莉问道。
「没有。」汉斯放开她的手,吻她的额头道别。「但葛蕾塔也没有错。」
——《丹麦女孩》

我不解的是,我们总是强调灵魂伴侣,许多时候甚至刻意淡化或隐藏身体的需求。可是当有人承认自己是为了灵魂而不是肉体而爱着另一个人九年,许多人的第一直觉是矫情。

我不解的是,我们就那幺不能接受模糊地带吗?就那幺不能接受人类会思考、会改变、会软弱、会无助、会犹豫困惑的那一面吗?我们看起来(多数人)都接受并理解了同性恋的存在、双性恋的可能、跨性别的族群⋯⋯却还是坚持要把人类的性向用这些三个字四个字的名词一一分门别类,坚称婚姻或感情就只有从一而终的这条路可以走,甚至相信每个人走入婚姻的时候就该头脑清楚想得妥妥贴贴完全不怀疑自己或对方或世界将会在婚后改变——我想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人们「可能还可以」接受同性婚姻,却无法忍受「会摧毁婚姻制度」的伴侣制度。

与其说这是来自习惯,不如说这种不变的誓约就跟不动产一样给人安全感,相信每个人结婚前都想清楚了所以我只要结婚就一定不会被甩了。然而不动产可能被政府一纸公文一夕之间强制收编,情感更是拥有太多不可控制的面向,有趣的是,我们单单从千年来的异性恋婚姻历史上就可以看得出这种缔约基本上徒具法律社会约束力,对爱情与灵魂的作用却几乎为零——对我个人而言,在婚姻里,最好最好的状况就是相信当下的自己可以也希望与对方共度一生,并且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而未来如何变化,牵着手的两个人,无论是不是异性恋,最让人看重的也不过就是那份发自内心的「愿意努力」。

愿意努力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拥有,不是努力了就一定有人珍惜,愿意努力的意思是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比我们想像的还更多更多的问题,需要努力。这其实并不浪漫,也不可能像一则脸书贴文那般云淡风轻。

而我们能因为一则贴文看来轻盈,就说一对携手九年的伴侣没有努力吗?能说单单凭藉着对灵魂的爱而踏入婚姻的她,比那些流连肉体但不踏入婚姻却随手毁弃情感承诺的那些人更不堪吗?

葛蕾塔最爱的人是她,莉莉知道。即使现在政府文件下来,说她是莉莉·艾勒伯,她仍深知葛蕾塔不会变心。
——《丹麦女孩》

这幺说,可能很不政治正确。但是在读《说好一起老》的时候,在看那些宣扬「同志之间也有天长地久」的感人影片时,我总是感到温暖却又有点迟疑:能够找到心甘情愿深爱对方一辈子并且没有外力足以影响的爱情,无论在哪一种性别象限里都极其困难,况且这个社会对于不同性别、性向、阶级与财富的感情婚姻,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凭什幺要用同样的happily ever after标準硬套在每个人身上呢?

这个新闻,让我想到更多的,其实是《丹麦女孩》。画家夫妻在婚前恐怕从来也没想过他们的婚姻会因为一幅肖像画而改变,但改变后仍然深深依赖并信任彼此的他们,甚至可以说比改变之前更加相爱——而我们要如何定义这样的爱?假若我们只会僵硬地归类这是同性恋那是异性恋顶多加上个双性恋,而无法接受人们即使婚后仍会继续成长继续认识自己,恐怕也只能对这种深刻的爱嗤之以鼻说:「干嘛结婚前不想清楚?」「这种社会风气他也只能说祝福了吧?」

而谁又能想得清楚呢?遇上了能携手一生的人,是运气也是努力,从来都不是结婚或决定交往当天忽然习得铁板神算技能算得稳稳当当,才肯轻启朱唇说声我愿意。

为当下的自己负责,对当下的情感诚实。这句话,或许会被有些人拿来当作情感背叛的开脱藉口,却不能因此否认这确实是情爱关係里唯一能做的事。《丹麦女孩》里,面对着结縭多年的丈夫埃恩纳一步一步成为莉莉,葛蕾塔即使愤怒地转身离去,恐怕都不会有人说她一句不是,但她选择的是留下来、理解,以及陪伴。

这些过程从来不可能云淡风轻没有伤害,但重要的岂止是无伤无痛全身而退?更重要的难道不该是在坦诚与保护对方之间寻求平衡的努力?

而谁能说那样的情感仅仅只是「因为现在的社会风气逼得她只能装大度」?

万籁俱寂的夜晚,两人静静地躺在被单底下,勾住彼此的小指头。在这世上,他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她而已。
——《丹麦女孩》

相爱原不是件简单的事。因为灵魂彼此吸引而结合的两人,纵使在摸索碰撞后发现不适合而分开,我想,无论如何都是一遭值得的旅程吧。

延伸阅读:

《丹麦女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