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科滚动 >老千驾名车博取信任‧捲逃10人100万装修费 >

老千驾名车博取信任‧捲逃10人100万装修费

老千驾名车博取信任‧捲逃10人100万装修费(吉隆坡.甲洞27日讯)老千假藉装修承包商名义,通过一人介绍一人的方式为多名屋主装修屋子,期间利用驾名车和专业的装修器材博取信任,再游说屋主借钱周转,疑行迹败露后卷款逃逸,迄今已有超过10人上当,平均每人被骗超过15万令吉,估计老千骗走逾100万令吉。疑重出江湖现身雪州据其中一名受害屋主蔡秋明(43岁,黄金买卖业者)透露,根据情报,这名消失5个月的刘姓老千日前在雪州无拉港现身,相信是重出江湖,继续行骗的预兆;为避免老千继续行骗,他挺身提醒公众提高警惕。她週六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据她了解,迄今受骗屋主约有7人,但加上被骗走建筑材料和器材的供应商,受骗人数估计超过10人。赢信任后开口借钱周转她说,她从2011年10月开始分阶段缴付款项给老千,总额超过40万令吉,原定在2012年农曆新年前完成的屋子装修工程却只完成70%,令她损失约26万令吉。她称,她是透过担任保安员的郭姓友人认识姓刘的男老千,而后者的表现在初时相当令人满意。“他总共给我3次行情价格表,不像一般的装修承包商只是用手写单据,他是用电脑列印,非常整齐专业,且价格也非常合理。在工程初期,他的手脚也非常俐落,让我很满意。”她说,老千第一次的行情表价格为16万令吉,分期付清后,第一阶段的工程也在2011年12月间顺利完成,加深她对老千的信任。“第二次的行情表价格为8万令吉,我在也全部付清。”她指出,老千的狐狸尾巴这时逐渐露出,先是农曆新年前住家的电线全部无故遭剪断,导致老千有借口拖延工程时间,待电线接驳工作完成后再继续装修工程。“他从1月开始不断的拖延工程,甚至开口向我借钱周转,还信誓旦旦说会还我利息。”向屋主借钱开期票遭驳回蔡秋明说,刘姓老千承诺借3万令吉还3万3000令吉;借5万令吉还5万5000令吉,还煞有其事开出一个月期票给她。“因此,我分别在今年1月17及18日借给他8万令吉,如此一来我就会额外多8000令吉利息还款,可以当作抵销部份装修费用。”岂料,她依照期限兑期票时竟遭驳回,令她开始感到不安。经过质问,老千承诺借款可从装修费中抵销。此外,她还曾透过提款机汇款3万1000令吉借给老千。“随后,我开始拒绝老千的借钱要求,而后者也开始拖延工程,有时候根本没有人开工,但他辩称工人到布城办理工作准证。我过后追问那些工人,他们却告诉我他们是到另一个地方工作,双方说词不一。”她说,直至今年5月1日劳动节过后,老千就消失无蹤,留下30%未完成的工程。同时,其他同样聘请刘姓老千的屋主也同样面临装修工程未完成就卷款逃走的情形,纷纷到警局报案。扮大老闆称有80工人蔡秋明指出,刘姓老千出入都是驾驶不同款式的名贵房车,营造非富则贵的大老闆形象,加上他声称手下有逾80名工人,可同时接手4至5项装修工程,让众屋主落入“有信誉公司”的假象,误中圈套。她说,老千是由郭姓友人介绍,而后者的家也是由那名老千接手,装修成果很好,因此她才不疑有诈。“郭姓友人是一名保安员,信用良好,我认为他非常可靠,介绍的人绝对不会有错,所以才聘请那名老千为我装修。”她透露,郭姓友人的家仅花费10万令吉就装修得很美观,且对刘姓老千的表现赞不绝口。介绍人遭捲逃65万蔡秋明说,虽然郭姓友人介绍刘姓老千,使她受骗,但她后来得知,郭姓友人也遭老千以高价收购金条的名义诈骗,开出空头支票捲走65万令吉。另外,31岁的商人尹国希指出,其受骗经历与蔡秋明类似,都是透过郭姓友人介绍聘请刘姓老千装修屋子。“我前后共付10万令吉作为扩建屋子的费用。”岂料,事主在今年4月4日付款后,老千就逃逸无蹤,也联络不上,留下被砸碎的墻壁及3根建好的柱子。他说,事后还需付16万令吉的额外费用继续装修工程,让他大叹信错人。报案书呈冼都警区主任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指出,儘管警方以民事案件为由拒绝对逮捕刘姓老千,但基于受骗人数超过10人,案件俨然成为刑事诈骗案,因此会将所有报案书呈交给冼都警区主任,要求后者汇报案件进展。“我会询问警区主任这宗欺诈案件的调查进度,也会了解警方将採取甚幺行动。”他说,经过部份受骗的建筑材料供应商查证,刘姓老千并非以个人的名义注册公司,而公司也仅是挂名公司,并没有人工作。他呼吁公众在聘用承包商装修房屋时必须提高警惕,避免误中老千的圈套。‧2012.10.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